您的位置 : 美味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镇国皇太子

更新时间:2023-11-21 00:04:52

镇国皇太子

镇国皇太子 大明湖畔 著

连载中 梁安梁丰

独家小说《镇国皇太子》是最新上线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安梁丰,故事十分的精彩。我梁安来到这个世界,本想当个逍遥快活的商人,三妻四妾富甲天下。但奈何总有人想要逼我,“既然如此,那本太...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莺莺姑娘察觉到梁安的笑,心里暗暗有些疑惑。

但也并未放在心上,绣口微张轻声道:“方才张妈妈说的都是玩笑话,诸位莫要当真。”

“小女子确实对算学颇有兴趣,且早在数月前便想好了题目,特意将其编成了一首打油诗,望各位公子切莫取笑。”

“我的题目很简单,请殿下及四位公子细听:鸡兔同笼不知数,七十八头笼中露,数清脚共整百双,各有多少鸡和兔?”

随着第三关的题目报出来。

揽月阁中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梁安扫视了一圈,只见大多人都是眉头紧锁,显然对这个算学题目颇为头疼。

就连原本还成竹在胸的陈天风,都有些错愕,心里气的直骂娘。

“什么情况,怎么换题目了?”

此刻他已经彻底懵逼了,因为莺莺姑娘现在出的题目,和自己买来的截然不同。

这样一来,自己准备的答案也就彻底成空,最让他感到恼火的是,这个臭女人竟然偏偏出了自己最不擅长的雉兔同笼。

想到今日自己的计划很可能要落空,陈天风的眼里霎时爬起了红血丝,狠狠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揽月阁跑腿看去,将那人吓得脸色煞白浑身打颤。

险些坚持不住,瘫坐在地。

发现这一幕的梁安玩味一笑,隐隐猜到了什么,却并未点破。

区区一个小学四年级的鸡兔同笼问题,就难倒了这么多人,看来今天这揽月阁的花魁还真是白给。

就是不知道待会莺莺姑娘听到自己并不打算娶她之时,神情又该是何等精彩?

“莺莺姑娘,你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你出的可是雉兔同笼啊,别说是我们这些人了,恐怕就是吃皇粮的那些大学士们来此,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算出来。”

“张妈妈,我看你们揽月阁真是半点诚意都没有,如果不想让莺莺姑娘出阁尽管直说,没必要这么把咱们当猴耍吧。”

“就是,天底下多少学子被雉兔同笼难倒在了科举路上,说句不好听的,只怕今日在场的诸位没个三天三夜,绝没有一人能解出你的这道难题。”

“说好的出阁,你们揽月阁简直是言而无信,这么做不是摆明了坑钱吗?八皇子殿下,您花了足足九万两雪花银,揽月阁竟还敢对您这般不敬,如此风气若是不整治一番,他们还不得翻天?”

“......”

眼看群情激奋。

老鸨子脸上的笑容早就吓得没影了,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局面。

赶忙连滚带爬冲到梁安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颤声哀求道:“殿下,殿下明鉴啊!”

“我们揽月阁做的可是老实本分的买卖,就是给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您不敬啊,这个题目确实是我们家莺莺姑娘早就出好的,所有阁中下人都可以作证。”

“今日既然是这丫头出阁的大喜日子,一切自然该由她说了算,况且咱们有言在先,必须通过三道难关才能抱得美人归,这话总做不了假吧?”

“若是殿下也觉得莺莺姑娘出的这道题太难了,我......我们可以再商量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梁安低头看着老鸨子惊恐万分的凄惨模样,刚要开口。

却被一人抢先,不是莺莺姑娘又是谁?

只见她满脸坚决,脸上没有丝毫畏惧。

朗声说道:“诸位,张妈妈,这道题我断然不会更改。”

“方才那些说我们揽月阁坑人的朋友们,小女子斗胆想问一句,在此之前我们可有逼迫大家,又或是巧言令色欺瞒诓骗?”

“说好的闯三关,那便要善始善终,这道题乃是我亲手所出,若是连这道题都解不出来,那小女子宁可永远不嫁!”

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

莺莺姑娘的话,让有些人自行惭愧把头低下,但大多人却依旧对她指指点点,将自己的无能化成愤怒通通发泄到了这位揽月阁花魁的身上。

更有甚者,竟直接离开了揽月阁,叫嚣着永不踏入此地半步。

“行了,起来吧。”

梁安将一切看在眼里,并未将其他人吹得耳旁风放在心上,笑着看向阁楼道:“莺莺姑娘的终身大事,自然该由你自己说了算。”

“本皇子来揽月阁,也正是为了见识见识所谓的三道难关,到底难到何种地步。”

“不过现在看来,莺莺姑娘确实没有将我们这么多人放在心上啊,出的题目如此简单,这不是摆明了想把自己早点嫁出去吗?”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炸开了锅。

莺莺姑娘美眸中充满了惊疑,也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位颇受争议的八皇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天风在短暂的愣神之后,更是暗暗嗤笑,丝毫不掩饰内心的鄙夷。

简单?

这可是雉兔同笼啊,又不是寻常的一加一。

换做其他人说这话,他都还要表示怀疑,更别说是这个不学无术的废物皇子了。

莫说解开这道难题,在陈天风看来,恐怕梁安连题目都听不明白。

不过这些想法他也只能压在心里,断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肆,但好不容易遇上羞辱对方的机会,他又岂会放过?

于是当即便躬身说道:“八皇子殿下不愧是陛下的爱子,区区雉兔同笼罢了,难得住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又怎么难得住殿下?”

“看来今日莺莺姑娘是名花有主了,也确实只有八皇子殿下这样的人中龙凤,才能有资格拥有你这样的美人。”

“诸位,既然殿下说这道题简单,不如我们大家就一起听听殿下的高见如何?”

“正好我也很想知道,这道题到底该如何解答,想必殿下定能给莺莺姑娘一个满意的答案,更能让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家说对不对!”

陈天风的这番话,可谓是说在了所有人心坎上。

在场的没有一个人相信,梁安有解开这道题的能力,虽说方才他确实作出了一首足以名动京城的好诗,但并不代表他在算学方面也有如此造诣。

此刻陈天风俨然成了所有人的嘴替,说出了他们想说的话。

“呵呵。”

梁安看向对面弓着身子的陈天风,自然知道对方的心思。

“陈天风,这天底下你不明白的事情多了,不就是雉兔同笼吗,张大你的耳朵听好了。”

小说《镇国皇太子》 第7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