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美味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豪门冷少是个恋爱脑

更新时间:2023-12-10 11:34:33

豪门冷少是个恋爱脑

豪门冷少是个恋爱脑 闲潭 著

已完结 沈清沐彦离

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冷少是个恋爱脑》最近在网络上引发一阵追捧狂潮,主角沈清沐彦离圈粉无数,大家对大神“闲潭”的文笔持赞誉态度,内容详情:我想攀附豪门冷少却被拒的新闻上了热搜。对家小花第一时间转发并阴阳,表示靠实力的演员才能走得更远更久。我

精彩章节试读:

冷少上节目来找我了

谁知沐彦离竟毫无表情地跨过她,径直向她身侧的我走了过来。

我有些慌乱,这家伙怎么来了?不会是想在节目上直接公布我们的关系吧?

我用眼神向他示意了下不要。

沐彦离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也越过我,站定在了男嘉宾王遇身旁,并低头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王遇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

弹幕区纷纷疑惑。

「沐少和王遇说了什么?怎么王遇看上去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们忘啦?王遇曾经在节目上表白过依依,沐少肯定是在宣誓主权:小子,离依依远点,她是我的女人!」

「对对对,一定是这样,天啦,他不要太爱,我要磕疯啦!」

4

随着沐彦离的加入,直播间的人气不断上涨,导演乐得合不拢嘴,退到了一边,主持人走上前来开始宣布游戏规则。

规则宣读完后,节目给我们预留了几分钟准备时间,过会就要入密室正式闯关了。

尹依依进了化妆间去补妆。

王遇一反常态,面色惨白地坐下发愣。

我向沐彦离使了个眼神,走向了没有摄像头的独立卫生间。

沐彦离跟着我进去后,我立刻将门反锁上。

「你跑过来做什么?肖临是不是你找人换掉的?」

沐彦离一把将我搂入怀中,埋头在我脖颈处蹭了蹭。

「清清我错了,我昨天不该和你生气。你原谅我好不好?

那个肖临还和你演过吻戏,一想到他还要和你独处一室玩**的游戏,我就嫉妒的要发疯,连夜找关系让自己替代了他上了这个节目。

我知道我错了,清清你原谅我好不好?」

沐彦离将我松开了些,委屈巴巴地看着我,眼睛还带了些薄红,和商场上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少爷截然不同。

昨天是第一次沐彦离生气到不理我,原来是在吃肖临的醋,离开去找关系上节目了。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只是在工作!」

沐彦离重新又将我搂入怀中,抱紧不肯松手,声音带了点哭腔。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只想你被我一人亲,被我一人抱。」

时间不多了,我挣脱了他的怀抱。

「好了,别闹,你先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我们先参加完这个节目回家再详谈。」

小醋包抹了把眼泪,乖巧地点了点头。

「只要你不生我气就行!」

门一开,他扬着下巴神情冷冽地大步走了出去,又恢复了一贯的那副莫挨老子的酷酷表情。

5

节目开始了,我们一行人一同走入了密室,开始探险。

这次的主题是鬼洞寻宝。

山洞中亮着幽绿的灯光,人造的阴风阵阵,一踏入便让人心生凉意。

众多妆造逼真的NPC正躲在不知名的角落,随时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

我从小胆子大,看恐怖片都不带眨眼的,便打头阵走在了前头。

沐彦离紧跟在我身边,神色紧绷,我知道他其实是在害怕,这家伙平日里很怕黑的,更别提这种环境了。

尹依依紧紧跟在了沐彦离的身后。

王遇则和尹依依并排,整个人看起来恹恹的。

刚也没来得及问沐彦离到底和他说了什么,导致他到现在也没恢复过来。

没走几步,洞里便想起了女人幽怨的哭泣声,如泣如诉,听得人头皮发麻。

这时,尹依依就从后面小心翼翼地牵住了沐彦离的衣角,又有分寸又惹人怜爱。

弹幕又疯了。

「救命,好甜!!!」

「我女鹅真是我见犹怜,沐少待会回头,肯定心都会化了!」

没过一会,正处于神经紧张中的沐彦离感受到了异样,吓得一哆嗦,赶忙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尹依依正牵着他的衣服,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带着几分柔弱和娇羞。

见是他,沐彦离呼了一下,随后一脸嫌弃地将自己的衣角扯出,还洁癖地拍了拍。

尹依依愣住了,弹幕也沉默了。

似乎怕她再牵上来,沐彦离顺手捡起一个道具棒槌塞到尹依依手中,随后不再看她继续走到我身旁。

尹依依看着手中的巨大棒槌有些发懵。

弹幕也有些发懵。一时间没人说话。

半响,尹依依的一个死忠粉发了句。

「沐少,估计有些害羞,或者是在避嫌。你看,他还递了根棒槌给依依,怎么不给沈恶女呢。」

这次,没几个人附和了。

明眼人都看出了沐彦离对尹依依的嫌弃,更何况自进了密室,他就没主动看过她一眼。

这个小插曲过去后,我们几人继续在鬼洞中探索着。

突然,半空中传来一个女人尖利的笑声。

前方一个白衣女鬼从山洞上方倒挂了下来,长长的头发如瀑泻下。

尹依依发出一阵尖叫声,王遇见状想护住她,她却径自往沐彦离的方向靠了靠。

谁知,却靠了一个空。

沐彦离颤抖着上前一步挡在了我面前,将我和女鬼隔了开来。

那NPC见达到了吓人的效果,又缩了回去。

哎,真没意思,我原本还打算戳一戳她长长的假舌头互动一下呢。

女鬼已经走了,沐彦离却依旧站在前方一动不动,。

只见他面色惨白,不停地低声呢喃着:「别怕。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

我知道那句别怕是说给我听的,可他嘴里说着让我别怕,自己的目光都被吓得有些涣散了。

弹幕笑疯了。

「哈哈哈,沐少好像被吓傻了,原来他怕鬼呀,这反差萌也太可爱了。」

「你看他头发都汗湿了,是真的很怕啊。」

「怕成这样还守在女孩子们前面,这爷能处!」

我看着满头冷汗身体僵硬的沐彦离,有些心疼。

别看这家伙一米八几的大个头,天不怕地不怕,在外人面前拽上天的性格,其实私下可怕鬼。

我大学那段时间很爱看恐怖片,他为了陪我,每次都拿耳塞塞住耳朵,然后躲在我身后瑟瑟发抖。

我说你这么怕就别看了呗,他却倔强地说不,说怕我万一害怕了不能立刻找到他。

陪我看了一个暑假的恐怖片后,他家卫生间的灯从此晚上就再也没熄过。

这么胆小的一个人居然为了我来参加密室探险,真的也是挺难为他的。

因为我叮嘱他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他一个人硬撑到现在。

不然按照他的性格,怕不是早就牢牢抱着我,一步步闭着眼睛往前走了吧?

我看了眼身旁这个满心满眼都是我的人,心底变得柔软起来。

目光触及到沐彦离被吓到发白的嘴唇,我再也忍不住,主动牵住了他的手。

尹依依的粉丝突然又刷起来。

「天啦,沈恶女怎么敢?她想趁人之危占沐少的便宜?」

「沐少连衣角都不让人牵的人,怎么会和她牵手?反应过来绝对会立马甩开并强力消毒!」

对于我的举动,沐彦离愣了下,随后惊喜地看向我。

「可以么?」

我微微点了下头。

他开心地大力回牵住我,然后凑到我的耳边。

温热的气息喷到我的脖颈处,痒痒的。

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内,似羽毛轻扫。

「那……抱抱也可以么?」

6

我抬头,正对上沐彦离轻笑的眸子,带着点坏坏的笑,隐藏着他想将我们的关系昭告天下的小心思。

我不禁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疼。

沐彦离这家伙是一只刺猬,除了在我面前会卸下防备外,在外人面前总是将刺高高的竖起,充满了戒备。

但是又有谁天生就是一只刺猬呢?

小时候第一次到沐彦离是在家宴上,那个天生长着笑眼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走到我面前,主动拉起我胖嘟嘟的小手。

「清清妹妹,我带你去花园玩吧。」

我对这个年纪相仿温柔的小哥哥第一眼便很有好感,回头征询地看了眼妈妈,妈妈笑着点了点头,我便和他一同快乐地向花园跑去。

那时的沐彦离是个很好的玩伴,脾气好有耐心,从不和我争抢,我有时与他玩游戏时输了耍赖,他也不会红脸,只是无奈地笑笑地看着我。

这个温柔快乐,对所有人都很温和有礼的小男孩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大概是在他的妈妈生病逝去后。

大概是在他的爸爸一个月不到便迎娶新妇上门时。

大概是在他在家族里的全部的关注和宠爱被另一个从未见过的小男孩取代,更讽刺的是,他还要叫那个小男孩哥哥之后。

总之,十来岁时,沐彦离好看的笑眼消失了,取代的是一双疏离冷淡的眸子,哪怕是看向我时。

在一次上京几大世家举办的家宴上,她的继母下楼时不小心摔倒了,失了颜面,沐父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她温柔地看向站在身后的沐彦离:「淘气,下次可不许再故意绊倒我了哦。」

沐父责怪的眼光便扫向了沐彦离,看那眼神像是想扒了他一层皮似的,哪里是一个父亲看向孩子的眼光?

「是阿姨自己摔倒的,不是沐哥哥绊的!」

站在扶梯后侧的我看得一清二楚,大声嚷了出来。

宴会厅立刻变得鸦雀无声,沐彦离继母的面色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我妈赶紧尴尬地上前圆场子。

她朝我招了招手。

「清清,快过来。」

随后讪笑着望向沐父和他面红耳赤的妻子。

「莫怪,小孩子不懂事,在瞎说。」

我气鼓鼓地大声说道。

「我没有瞎说,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阿姨自己摔倒的,不关沐哥哥的事!不信你们可以查监控,不要认为他没有妈妈就好欺负!」

那天的场面被我弄得异常尴尬,但沐彦离看向我的眼神从此便和别人不一样了。

后来他和我说,那时的我对他来说,是至暗时期唯一的光。

但是他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后来没过几年,我的父母也离婚了。

他们很快又各自拥有了新家庭。

豪门的爱情向来就是这么不牢靠。

豪门的孩子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光鲜亮丽。

我没有问过沐彦离是怎么拿到沐氏继承权的,但那其中的困难和艰辛,我不问也大概能猜得到。

成年后,沐彦离很少和我提及沐家的事。

只一次醉酒时,他曾抱着我哭:「清清,沐家全是财狼和虎豹,我讨厌那里!那老家伙的家产我才不稀罕,但我必须拿到,我要报仇……我要为妈妈报仇……」

那时的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心疼地抱紧了他。

如今的沐彦离已经长大,杀伐果断,手段狠辣,他父亲被逼交了股份,只是名义上的董事长,二十来岁的沐彦离成了沐氏真正的掌权者。

他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孩了,可在我心中,他却仍然是那个让我心疼想守护的男孩。

7

回过神来,沐彦离仍在定定地看着我,见我没有反应,他的笑意慢慢淡去,染上了几分委屈和慌乱。

他以为我并不想在公众场合这么亲昵,便离我远了些,恹恹地低下了头,活像一只向主人摇了半天尾巴却没有得到抚摸的小狗。

「可以!」

我见他误会了,赶忙说道。

他惊喜地看向我,随后我便深深地陷入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中。

「哎,不要抱这么紧,还要寻宝呢。」

「不嘛,我怕。」

「怕就闭上眼睛,我牵着你走。」

「不行!」

「为什么?」

「万一有哪个NPC不小心伤到你怎么办?我虽然怕,真有危险也会护住你的。」

我和沐彦离小声地窃窃私语着。

一旁的尹依依看到似是长在我身上的沐彦离面色有些发白。

王遇则愣愣地看着我们,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弹幕疯狂地滚动起来了。

「天啦,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看到了什么???」

「救命,沐少固然主动抱住了沈清!!!难道他们原本就是一对???」

「救命,沐少和沈清在悄悄说些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清,但沐少的表情很满足一样,居然有些好磕。」

尹依依的粉丝则愤怒不已。

「我去,沐彦离怕不是眼瞎吧,放着依依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孩不爱,居然看上了沈清那个恶女!」

那边导演因为直播间不断飙升的热度高兴坏了。

这边我则拖着牢牢吊在我身上的那个柔弱不能自理的男子,举步维艰地走着,艰难地完成了寻宝任务。

8

节目结束,当我走进化妆间的时候,尹依依已经坐在里面了。

见我进来,她倏地一下站起身,不再维持平日的小白花人设,恶狠狠地瞪住我。

「沈清,你别得意地太早了。不就是攀上了一个豪门少爷么?我还有的是手段治你!」

我忍不住黑人问号脸,手臂交叉抱在胸前,不理解地看向她。

「不是,我说,你到底怎么你了?你就这么记恨我?」

尹依依憎恨地看着我。

「为什么记恨你?因为你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因为我看见你就讨厌!

凭什么你什么都不付出就能得到那么多的好角色?凭什么我就需要到处巴结讨好出卖自己的身体才能演到想要的角色?

为什么我找了那么多营销号来黑你,你还能在娱乐圈混下去啊?不过你放心,我有的是手段,有的是人脉,看看到底最后谁能笑到最后!

对了,再送你一个惊喜啊!有狗仔今早和我爆料,你早就和你的发小订婚了,现在为了钱又勾搭上了沐少,你猜猜,他知道这件事后还会护着你么?」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她完了!

她太心急了,我才刚走进化妆间,连麦都还没来得及摘下,便遭到了她的质问。

尹依依说的话,已经顺着网线,传入了千千万万网友的耳朵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救命,我是不是听错了?这是我清纯可爱的女鹅依依会说出的话?」

「完了完了,我追了好几年的明星塌房了。」

「这还是我印象中那个尹依依么?整个一个小太妹啊!」

我之前被压得死死的死忠粉终于扬眉吐气了。

「看看你们粉的都是什么人?沈清这么好的演员要不是被她敌对陷害,早就红透半边天了。」

「对啊,沈清演技这么好,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黑子。」

我的黑粉适时地冒了出来。

「沈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么?已经有了未婚夫了还勾搭沐少。」

「就是就是,看沐少对她还很着迷的样子,谁能想到她脚踩两条船呀,这下沐少要伤心喽。」

这些言论我都是后来回放视频才知道的,当时的我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尹依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没有付出?只不过你付出的是身体我付出的是努力罢了。

你这么黑我,我还能待在娱乐圈,会不会是因为我演技比你好?

可能你想当的是当红艺人,我想当的却是一名优秀的演员!

还有,既然你送了我一个惊喜,那我送你两个吧!一是我的发小恰巧就姓沐,你说巧不巧?二是实在抱歉,我的耳麦还没来得及摘,你刚刚的话恐怕已经直播出去了,你猜猜,你后面的金主这次还会不会保得住你?」

尹依依的面色瞬间变得煞白,一把揪住我的衣领。

「你胡说!你是在骗我的吧?你在吓唬我对不对?」

然而在她的目光对上我耳后的隐形麦时,顿时瘫软跌坐在了地上。

9

这件事的后续就是,尹依依人设彻底崩了,品牌方纷纷和她解约,怕是之前挣得钱都不够赔的。

她靠关系出演的事被越扒越深,她想依靠的金主们自身都难保了,更别说保她了。

事后我问沐彦离他和王遇说了什么,让他失态成这样!

沐彦离云淡风轻地答道:「也没说什么,只不过他所在的工作室刚好是沐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投资的,我告诉他,我们沐氏绝不会用一个连女人都想打的艺人。」

我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脸蛋:「这件事你大可不必参与进来,真打起来,他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呢。」

沐彦离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他敢!若真打起来,就不是解约这么简单了。」

说罢,他搂住我,将头埋入我的脖颈,声音闷闷地透露着委屈。

「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他怎么敢的。」

我的心又因他柔软到一塌糊涂,温柔地伸手回抱住他。

半晌,沐彦离终于放开了我。

我笑着和他打趣。

「因为你,我可是连霸了两天的热搜榜。」

「是么?」他饶有兴趣地接过手机刷了起来。

沐彦离平常除了工作就是陪我,很少有时间刷手机,连微博都没有下载。

可刷着刷着,他的眼神越来越冷。

「他们怎么这么骂你?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诋毁你?」

他的嘴唇抿地紧紧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放下手机,沐彦离心疼地看向我。

「清清,不要做演员了好不好?

如果你想工作,可以来我的公司,或者随便找个文职的工作,但是不要做演员了可以么?

我不想在电视上看见你和别人亲热,更害怕那些流言蜚语和不公正的指责伤害到你。」

我摇了摇头,认真地看向沐彦离的眼睛。

「彦离,我喜欢做演员,它是我的热爱的工作,也是可以给我带来快乐和价值感的源泉。

你知道的,当初我和家里闹翻,选择学表演而不是按他们的安排去读商学院就是这个原因。

对我来说,演员不比别的职业低贱,也不比别的职业高贵,它只是碰巧是我感兴趣,愿意为之努力奋斗的一项职业而已。和任何一项别的职业一样,它需要用心全力去对待。我享受了它给我带来的成就感,也就应当承受住出名所带来的所有负面效应。

所以,彦离,支持我好么?你和事业,我都想要。」

沐彦离愣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将我拥入怀中。

「对不起,清清,让你为难了。

你负责追寻理想与热爱就好,而我,会负责守护好你。」

良久,沐彦离将我松开。

「清清,你教我注册下微博吧。」

我有些疑惑和紧张。

「干什么?你平时不是没空刷这些的么?」

「放心,言论自由,我不会对被带节奏骂你的普通网民怎么样。

但是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主导这场造谣的幕后黑手,我一定要让秘书查个水落石出!

另外,虽然我不能对那些黑子怎么样,可他们居然骂你,哼,我一定要把他们全都骂回去!」

看着平日冷静稳重的沐彦离冷着张俊脸,拿着个手机在那气鼓鼓地舌战群雄,我不禁失笑,心里酸酸甜甜的。

其实刚刚还有句话我没有对敏感的他直接说出口。

我相信他是真爱我的,可是,等我年老色衰后呢?若以后他的身边充满了主动投怀送抱的莺莺燕燕呢?

我也是真心爱他的,但我并没有迷失在其中,他对我的这份纯真而热烈的爱,我很珍惜,但也很清醒。

这份感情能持续到什么时候,是需要我们共同经营的,也是需要时间来认证的。

看多了豪门的爱恨情仇,朝三暮四,我真的不敢抛弃一切将整个人生压在一个男人的情爱上。

与其做攀附于彦离的菟丝花,我更想与他在各自的领域顶峰相会。

那样的话,若他不爱我了,我也能保持住自己的尊严和体面,不至于丢了爱情便失了自我,变得歇斯底里悲苦不堪。

那样的话,若哪一天他遇到了困难和挫折,我能做的,不是无助地陪他共沉沦,而是可以成为那个能给他托底的人。

「所以,我亲爱的彦离,我并不是不想全心全意好好爱你,而是想更好的爱我们啊。」

看着眼前这个为了我变得幼稚,盯着手机气乎乎敲着按键的大男孩,我在心底悄悄和他说道。

有阳光斜斜地射入,揉碎在他的发间,也映入我缱绻的目光中。

愿此刻的美好,朝朝暮暮,亦岁岁年年。

小说《豪门冷少是个恋爱脑》 第二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