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美味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顾玖渔贺惟

更新时间:2024-06-10 09:20:58

顾玖渔贺惟

顾玖渔贺惟 顾玖渔 著

连载中 顾玖渔贺惟

短篇言情小说《顾玖渔贺惟》,是作者顾玖渔精心原创完成的,主要人物有顾玖渔贺惟。这本小说讲述了一个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紧凑,引人入胜。"哎呀!疼…疼死了!就算做了鬼,也不该这么痛啊!"江池渔费力地撑开双眼,适应了眼前的光线后,才开始打量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已经暗下去了,江池渔准备睡下了,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仔细观察过现在自己十七岁的脸呢!

找到了桌子上没有外壳的小镜子照了照,挺美的,比23世纪的自己更漂亮。

虽然眼睛、鼻子、耳朵、嘴,好像都一样,但是感觉就是变美了,不知道是因为白皙、娇嫩的皮肤,还是因为那自信的状态。

知道自己长得漂亮江池渔就放心的进入梦乡了。

隔壁房间里,宋云躺在床上还在默默的流眼泪,江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道:

“早点睡吧,孩子对你态度好是好事,你明天带着她多去买点东西,乡下日子不好过,她从小到大没吃过苦。”

宋云抽抽搭搭的回道:

“我知道,我就是太感动了,小**是个好人,她对我挺好的。”

江边声音都高了几度,“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什么小**,她是你的继女,你是干部家属,说话要注意一些,知道吗?”

宋云赶紧点头如捣蒜。

江家一片和谐的入睡,楼下李家可就没有那么幸福了。

李飞在单位受了气,眼看到手的厂长又不翼而飞,回到家属院又听到几个碎嘴的,议论他老婆挑拨离间被揭穿的事。

气的在家里揍了一个小时的老婆,那狼嚎一般的声音,左邻右舍都听的一清二楚。

第二天一早看到宋云那浓重的黑眼圈,江池渔还是吓了一跳,“宋姨,你昨天晚上做贼去了?”

有了第一次,这声“宋姨”再叫起来也顺口了许多。

宋云委屈的不行,红着眼眶解释道:“昨天晚上楼下老李家的打老婆,他老婆哭了一晚上,谁能睡着啊?”

江池渔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她嫌弃床太硬,昨天晚上是在工厂里睡得,上哪能听见楼下的声音去啊!

江边还以为她睡觉死,毕竟她妈妈睡觉就是雷打不动的主,不在意的说道:“钱票我已经给你宋姨了,晚上我会把被褥和布料带回来,就不用买了。

其他的你们看着买,晚上一起打包,明天就先寄过去,等江池渔坐火车过去的时候,正好能拿到包裹。”

江池渔还想着要去赚点钱,至于买东西就让宋云自己去,反正宋云不会苛待她。

不过这话她不会跟江边说就是了,顺从的回答道:“知道了。”

看着江边穿戴整齐的出门,江池渔好奇的问宋云,“他不是有三天假期么?这准时准点的出门是干啥去了?”

宋云边吃边小声回答,“**说人家给假期是心意,他不能不去,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能让不怀好意的人钻了空子去。”

想想楼下的李飞,江池渔觉得江边做得对。

对着宋云摆了摆手说道,“宋姨,一会买东西你一个人去能行么?我还有事要去找我同学,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呢。”

宋云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

“我……我……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出门?那就……我一个人……可以的。”

江池渔实在是有些无奈,“宋姨,你是领导的媳妇,说话要掷地有声,不要磕磕巴巴、小心翼翼的,你这样以后我爸当了厂长也会很没面子的。”

原本想着今天去探路的江池渔,最终还是跟着宋云一起去了百货大楼。

实在是她怕宋云这副样子买东西都会被人欺负,也怕她误会自己不喜欢她,一直哭也挺让人受不了的。

其实江池渔多虑了,宋云对外人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主要是因为池莉带给她的压迫感太强,才会在这家属院里总被欺负。

其实江池渔缺的东西真不多。

家里的东西啥都有,无非就是买些吃的、和在农村穿的、用的。

宋云就跟个小丫鬟一样,付钱、给票、拎东西,江池渔看的上眼的,能用得上的连价格都不带问的。

手电筒、干电池、手电筒灯泡、锁头、线手套、暖水瓶、法胰子、搪瓷缸子、搪瓷盆、回力鞋、手帕、两条背带工装裤,一条黑色的,一条灰色的,一套列宁装,一套军便服。

至于什么连衣裙、喇叭裤、布拉吉、呢子大衣、的确良衬衫家里太多了。

两个人又来到副食商店,买了些桃片糕、花生沾、饴糖、桃酥、江米条、牛舌头、鸡蛋糕,以及一些杂糖的点心果子;

大白兔奶糖、酥糖、桔子糖、双囍糖、还有一些水果硬糖。

想到以后下乡的日子,江池渔果断的又分别买了一些贵的和便宜的烟酒、茶叶,送礼到什么时候都是最直接有效拉近关系的方法。

两个人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回到家属院的时候又是一阵围观。

江池渔还没进门就被一个丑姑娘给拦下了,看了眼宋云气喘吁吁的样子,江池渔让她先回去。

“江池渔,太好了,我今天特意去知青办问了,咱们俩去下乡的地方在一处,以后我会照应你的。”

对面的丑丫头一开口,江池渔就知道她是谁了。

因为原主性子高傲又骄纵,根本没有什么朋友,这个宋娇娇说好听点是发小,说难听点就是狗腿子。

如果不是因为江池渔出手大方,两人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

最开始的时候,宋娇娇总是可怜兮兮地跟在江池渔的身后,一旦有她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就会表现的更加委屈,委婉地表达自己的喜欢,让江池渔主动给她。

因为都是些不值钱的皮筋、铅笔、头花之类的,江池渔从不在意。

可是冤大头的原主不清楚的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慢慢地这些年,宋娇娇的野心被她一点点的喂大,连钱票都开始索要了。

江池渔上下打量了宋娇娇一眼,大声喊道:

“照应我?宋娇娇,你该不会是打算下了乡以后还继续剥削我吧?领导人就是这么教育咱们劳动人民的么?”

原本在院子里围着宋云问东问西的那些婶子、大娘们,一听江池渔喊这么大声,全钻出来看热闹了。

“小鱼儿,这是咋啦?”

“就是,谁欺负你了跟婶子们说!”

“在咱们家属院里还能让人欺负了去?快给婶子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

江池渔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借坡下驴的说道:

“各位大娘、婶子们,你们也知道我家条件还可以,我从小零花钱也不少,宋娇娇见天的跟我说,她爸妈在家怎么不待见她。

我想着她一个女孩子不容易,她找我借钱、借票我就给了。

可是现如今我都要去下乡了她还不还我,刚刚还把我堵在这跟我说,以后让我到了乡下继续照应她,哪有这样的人啊?”

各位大娘、大婶听完,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宋娇娇。

宋娇娇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平时一向好拿捏的江池渔,会在这个时候对她发难,心里暗恨江池渔的不懂事。

可是一想到她平日里从江池渔那拿到的东西,小脸煞白。

江池渔也不会真的指望这些外人帮她要钱,只不过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了,宋娇娇的父母和江边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吧!

宋父一进大院就看到,自己的女儿和江池渔站在一起,周围还围着平日里,喜欢凑在一起嚼舌根子的婶子,直觉一阵不妙。

大娘大婶见宋父来了,七嘴八舌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宋娇娇见自家父亲来了,也蹑手蹑脚得挪到了宋父的身后,一张惨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泪水。

仔细听了事情的原委后,宋父眉头紧皱,摆手道:“哎呀,小鱼儿跟我家娇娇从小就是好朋友,那互相送一些小礼物啥的,不是挺正常的么?”

转过身又对着围观的邻居嚷嚷道:“都散了吧,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而已。”

那江家池莉是个有钱的,平日里用的都是好东西,有的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有不少东西都让他拿去疏通关系,送给领导的女儿做人情了。哪里还能吐的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点好处,宋父才一直让宋娇娇想尽办法讨好江池渔。

小说《顾玖渔贺惟》 第4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